Home / Breaking News / 朝核困局:当今最棘手的问题

朝核困局:当今最棘手的问题

Read this story in English.


三十分钟。这是一颗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从朝鲜打到洛杉矶大致需要的时间。平壤政权一直在朝着一个目标不懈地努力:建造洲际弹道导弹,并且制造出足够小可以装入导弹里的核弹头。最近分析家预测金正恩将在唐纳德·特朗普四年任满前达到这个目标。

就此特朗普总统简单地发推说:“这事完全没戏!”

尽管特郎普惯于大放厥词,但他对此事的态度并未过度偏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的种种无效的对朝政策。阻止金氏王朝拥有核武器是长期以来美国对朝政策中的重点。然而在2006年小布什当政时,平壤成功引爆第一颗核弹。随后,在奥巴马入主白宫后,金氏王朝又引爆了四颗核弹。自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以来的四十多年,美国试图用各种方式来控制朝鲜:口头威胁,军事演习,外交制裁,敦促中国,乃至最近很有可能在诉诸网络攻击。

特朗普也在发推特,说朝鲜正在“挑事儿”,而他是打算要“解决这个问题”。从特朗普政府内部流传出针对金氏的“斩首打击”计划,但这种事情是一个国家最不应该事先泄露的消息。

让我们一起祈祷这种种事端都不会造成后果。特朗普对朝鲜半岛问题的前因后果一无所知,但至少他可以换个视角来看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会一头撞上让他前任们束手无措的严酷现实:对付朝鲜没有灵丹妙药。与此同时,他却兴冲冲而不自知地扮演着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那立国神话中给他安排好的漫画般夸张角色。

在这个神话里,朝鲜和金氏王朝乃是二者一体的。它的存在几乎完全建立在抵抗穷凶极恶的外敌这个承诺的基础上。外来的威胁越是“黑云压城”,这种说辞对于金正恩来说就越有效;而特朗普恰恰是极擅长于放烟雾弹的。对付这个外来威胁,核弹是必须的。核弹是朝鲜防御策略的关键一环,是唯一可以挡住成群的蛮夷,维护朝鲜民族(此处包括南北)的伟大前景的武器。金氏乃伟大领袖,传承了出自白头山的神启的祖先那神秘的魔力;他是卓越的领导,具有不凡的视野,精通外交手腕,还是军事天才。和他父亲金正日,祖父金日成一样,金正恩是朝鲜民族的诰封捍卫者,而朝鲜人是所有种族中最纯洁的那个。即使是韩国,即大韩民国,也应该感谢金正恩,因为如果不是他,美国早就会入侵了。

这个种族主义色彩浓厚的神话和对白头山血统超自然地位的信仰,是朝鲜国家身份的核心,也揭示了为什么拿外交压力来说服当朝“敬爱的领袖”退缩是不太可能的。眼下避免朝鲜成为一个真正有核武力的国家的最大希望在于,而且一直在于:中国。然而中国不但不一定能对朝鲜施以足够的经济压力来影响金氏的政策,而且也不一定愿意这样做。对于中国来说,有一个友邻能给华盛顿和首尔添点麻烦,有时对北京的利益很有好处。

美国的破坏行动可能在平壤近年来一系列导弹发射失败中起了作用。据《纽约时报》的大卫·E·桑格(David E. Sanger)和威廉·J·布罗德(William J. Broad)报道,去年美国继续实施了隐蔽的网络破坏计划,同年朝鲜有88%的中程“舞水端”导弹的飞行测试以失败告终。因为这些导弹基本都中途爆炸了,有时碎片还散落在大海中,专家们,尤其是朝鲜之外的专家,是无法找出确切的失败原因的。导弹发射失败是导弹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导弹自身也可能出于很多原因爆炸,但朝鲜导弹测试失败的百分比之高意味着几乎肯定有暗地破坏。《纽约时报》报道说,发展阶段的导弹试验的正常失败率约为5%至10%。另一方面,破坏行动也可能与网络攻击无关,而可能涉及更多的老派技术,例如把次品混入导弹部件的供应链。但即使任何类型的破坏是这些测试失败背后的原因,众所周知这也只不过延缓朝鲜的核试进展而已。就算是失败的试验都会使平壤更接近其昭告天下的目标:拥有能够攻击美国城市的核武器。

金氏政权也许是邪恶并跟现实脱节,但并不傻。金氏政权成功地确保了全世界对其目标的了解,并通过公开展示目标的进展,成为美国和韩国的眼中钉。金氏政权也把中程的“芦洞”和“飞毛腿”导弹从测试阶段发展到了现役,还展示了它们的覆盖距离——现在已经能达到韩国的港口城市和军事基地,还有在日本岩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基地。五月中旬,金氏政权成功地发射了一枚导弹,破记录地飞行了1300多英里,沿着一个高弧打入了日本海。导弹专家说如果这个导弹的航迹放低些,射程可能到达3000英里,远远可以覆盖驻扎于关岛的美军基地。米德尔伯勒国际研究所(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军备控制专家杰弗里·刘易斯(Jeffrey Lewis)在三月份的《外交政策》(Foriegn Policy) 月刊中写道:

朝鲜的军事演习毫无疑问地表明平壤在未来计划大规模使用核武器来阻挡驻扎于日本和韩国的美军入侵。朝鲜官方声明中的用词是“击退”。朝鲜的脱北者声称,该国领导人希望通过在冲突初期造成大规模伤亡和破坏,来逼迫美韩放弃入侵。

这并不是新闻。朝鲜这个威胁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在朝鲜广为人知的是,[国家]已经生产,部署并囤积了两三个核弹头和包括五千多吨毒气在内的大量有毒物质。”从朝鲜叛逃的崔准豪(Choi Ju-hwal)上校在1997年对美国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如是说。“通过拥有这些武器,北半岛能够避免自己被诸如美国、俄罗斯、中国和日本这样的大国轻视,也能够在政治谈判和与超级大国会谈中获得先手。”

多年以来,朝鲜已经有大量的常规火炮——估计有八千门大炮——就在朝韩非军事区(DMZ)的北边,距离韩国有2500多万人口的首都首尔不到四十英里。一名曾在韩国战区指挥过部队的退休高级美军官员告诉我,他听说过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把首尔划分成三平方英尺一格的网格,这些常规火炮可以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打烂每一个格子。” 这个能劈头盖脸地摧毁首尔的能力严重威胁到这个韩国最密集的人口中心、政府所在地和经济核心的存在。同样的炮弹还可以发送化学和生物武器。如果洲际核导弹成为朝鲜军火库的一部分,更多的城市将会落入和首尔同样的困境。据刘易斯说,洲际核导弹是朝鲜防御性战略的最后一步,“以防止特朗普在金正恩湮灭首尔和东京之后做出过激的举动,否则朝鲜会让特朗普追悔莫及。”

Justin Metz

***

美国该如何下这盘棋?

拿朝鲜怎么办,几十年来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虽然朝鲜半岛战争的枪声已经在1953年停止,但平壤仍坚持认为朝鲜战争从未结束。它一直以金氏王朝统一朝鲜半岛为官方政策。

近几个月来,由于华盛顿和平壤两方都张牙舞爪,形势紧张程度不断升级,我采访了数位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这个问题的研究,或是曾负责过为现实冲突制定计划和布置战备的国防安全专家和军事官员。我采访的专家包括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五角大楼的前官员,和曾在朝鲜地区指挥部队的军官,以及学者。

从这些采访中我了解到,美国有四个总体上的战略选项来对付朝鲜及其快速发展的核武计划。

1. 先发制人:美国用压倒性的军事攻击铲除平壤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消灭其领导集团,摧毁其军队。这将结束朝鲜与美国和韩国的对峙,解决金氏王朝,一劳永逸。

2. 紧阀加压:一次有限的常规军事攻击,或者更可能是持续的一系列常规军事攻击,使用空中和海军力量,可能还有特定的特种部队行动。这些打击必须要力度足够大,才能显著削弱朝鲜的军事实力,但同时规模又要足够小,以避免被认为是上述先发攻击的开端。这个选项的目标是维持金正恩政权,但强迫他放弃对洲际弹道导弹的追求。

3. 斩首行动:除掉金正恩和他的核心集团,最有可能是通过暗杀,然后代之以一个更温和的、更愿意向世界开放的领导集团。

4. 接受现实:这是最难下咽的药——默许金正恩发展他想要的武器,同时继续努力遏制他的野心。

让我们一一分析每个选项。可惜无一良策。


先发制人

如果美韩对朝鲜发动全力攻击,胜算应该是很大的。美韩完全有能力击败朝鲜的军事力量并颠覆金氏王朝。

单凭这种大胆与明晰,这个策略能有效讨好特朗普总统的选民(一些支持特朗普的竞选海报吹嘘他是美国久违的“纯爷们”式领导人)。但这种策略要想奏效,美国必须发动自朝鲜战争以来最大的军事行动才能达到先发制人;其部队资源的投入之大,将远远超过大多数美韩两国人民有生之年见过的所有军事行动。

金正恩带来的安全威胁日趋严重,这样一来先发制人的打击策略就很有吸引力。如今,一场朝鲜半岛战争死伤人数已经会非常惊人;如果金正恩获得核洲际导弹,这个数字还会呈指数倍增加。虽说朝鲜坐拥百万大军,生化武器和几个原子弹,它现在的打击半径还只是地区性的。在金正恩拥有全球性打击能力之前一锤击溃朝鲜正是对特朗普来说非常具有诱惑力的一个策略。

现在对美国本土有核打击能力的敌对国家只有中国和俄罗斯;不按套路出牌的朝鲜一旦获得这种能力,会成为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特朗普所坚持的“美国第一”战略,也为置日韩居民于不顾、采取激烈手段打击提供了理论支持。按照特朗普式的逻辑,只要战争留在地球的另一边,全面开战就是可以接受的;这种思路恐怕会让日韩人民夜不能寐。“可以接受的牺牲”的定义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是哪国人民在承担伤亡。

预防性打击最好的结果可能是速战速决,让朝鲜没有时间还击。但这都是过于美好的想象。

“当你在讨论核问题和核打击的可能性的时候,哪怕百分之一的失败的可能性都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东亚事务副助理国防部长亚伯·邓马克(Abe Denmark)五月对我说,“你很有可能听到像《奇爱博士》(Doctor Strangelove)里巴克·图尔基德森将军嘴里说出来的那种话。”他指的是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经典电影《奇爱博士》里乔治·C·史考特(George C. Scott)扮演角色的著名台词。他对总统说,“我没法保证我们毫发不乱,”轻描淡写地接受了数百万人可能会在核战争中失去生命这件事。

金正恩的弹药库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出于多重原因,很难肯定你能一举摧毁所有目标。”奥巴马时期前任国防部副部长、现任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首席执行官米歇尔·弗洛努瓦(Michèle Flournoy)今年春天对我说,“一个原因是,我不相信任何人能掌握所有核武器的准确位置。另一个原因是当朝鲜决定使用核武时,我认为他们很有可能会把核武放在可移动系统上,这样这些核武就更加难以被找到、跟踪和瞄准。他们也有可能把另一部分核武器藏在加固防空洞里或深深的地底下。这些非常难打击的目标,不是一次突袭就能彻底摧毁的。”

朝鲜地形险要多山,非常适合藏人藏物。从1953年开始,朝鲜的国家安全以及金氏王朝的存亡就是依赖于军事上的僵局。能够抵御来自美国的威胁、保证能够抗住首次打击,并在这个基础上保留还击实力,是金氏三代王朝军事策略的基础。

就算使用其弹药库中最差的几个武器,朝鲜也能在几个小时内杀死数百万人。这意味着美国先发攻击可能会导致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大屠杀。2005年,据一位在国防大学专攻战争模拟的退休空军上校山姆·加德纳(Sam Gardiner)估计,单纯使用沙林毒气就可以造成一百万人死亡。加德纳现在说,根据我们对叙利亚对平民毒气攻击的了解,死亡人数可能还要增加三到五倍。而且现今朝鲜比十二年之前坐拥更多化学和生物武器;刺杀金正男一事让我们看到了神经毒素VX的威力。人们认为金正恩政权拥有炭疽病、肉毒杆菌、出血热、鼠疫、天花、伤寒和黄热病这些生化武器,还拥有可以直接打击东京三千八百万居民的导弹。换句话说,任何想要击溃朝鲜的努力都有可能招来惨痛代价,甚至招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之一。

平壤,2017年4月15日:阅兵式上经过金日成广场的弹道导弹。近年来,金氏政权试射导弹的频率增高了。(STR / AFP / Getty)

如果这种灾难真的发生了,金正恩得付主要责任;但是美国如果在没有受到严重挑衅或极度的直接威胁时,就先发制人逼金正恩出手,这样的行为也会是鲁莽且在道义上站不住脚的。现在决定权落在了特朗普这位迄今为止尚未显示出足够的道德判断力的领导人手里,实在让人非常不安。

如果抛开大规模平民死伤这个因素不看,而只把战争看成军事实力的比拼,韩国单枪匹马就可以击败他们北方的兄弟。朝鲜半岛南北两国假如打起来,两国实力的差距是碾压式的。韩国是世界第十一大经济体,近期还开始与沙特争抢世界第一大军购方的“桂冠”。更何况,韩国还有强大的美国军队来撑腰。

但是朝韩实力的极端差距不代表韩国会轻易取胜。美韩两国空军合力可以迅速击溃朝鲜空军,但是会面临地对空导弹;这些地对空导弹编织出的交叉射击网的险恶程度超过越南战争后美军飞行员遇到过的一切挑战。美国式现代战争很大程度依赖制空权,通过大量飞机悬在战场上方,包括战斗机,轰炸机,侦察机,无人机和飞行指挥控制平台。想要维持这种空中舰队,必须彻底摧毁平壤政权的防御系统。

寻找并击溃北朝鲜的核储存和重型武器需要更长的时间。几年前,退休的空军中将、福克斯新闻军事分析师托马斯·麦克奈尼(Thomas McInerney)一直高调支持预防性打击。他非常乐观地估计消除北韩的军事威胁仅仅需要30到60天。

不过让我们很不切实际地假设这种预防性打击会把金正恩所有的导弹和炮台都解决掉,美国依旧需要面对他庞大、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地面部队。与他们打地面战争可能比第一次朝鲜战争更困难。在大卫·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的《最冷的冬天》(The Coldest Winter)中,他描述了第一骑兵师军士赫伯特·帕皮·米勒(Herbert “Pappy” Miller)关于1950年在大田村附近与朝鲜部队交手的回忆:

无论你打得多好,总会有更多的朝鲜兵涌上来。源源不断。他们会从你身后窜出来,切断你的退路,然后袭击你的侧翼。米勒心想,他们很擅长于打这种仗。第一波和第二波总是拿着步枪冲上来,后面紧跟着一波波空着手的士兵,他们捡起前面倒下的人的步枪继续冲锋。他心想,面对一个有这么多士兵的军队,美军每个士兵都得有自动冲锋枪。

如今,美国军队人人都有自动武器,但敌军也人人都有。朝鲜军人也不会像1950年一样只做直接正面攻击。据情报朝鲜拥有穿过韩朝非军事区一直伸到韩国的地道。特殊部队可以通过地道、飞机、船只或者朝鲜海军的小型潜水艇舰队被输送到韩国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可以严重破坏美韩空中作战和防御系统,甚至可能把一个核弹偷运到首尔地下引爆。那些觉得亚洲伤亡无所谓的“美国至上主义者”也需要考虑,火线内还有三万左右美国人。就算这些人全部被当作炮灰,韩国繁荣的经济也会收到重创,直接影响到全世界所有市场。

所以即使是完美的先发制人攻击,代价也会是骇人听闻的。在1969年,在平壤拥有导弹或核武器之前,打击朝鲜风险已经很大;像理查德·尼克松这种不惧使用武力的人,当朝鲜击落美国间谍机、造成机上所有31名美国人丧生后,都反对用武力报复。

吉姆·沃尔什(Jim Walsh)是麻省理工大学安全研究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也是军控和核不扩散中心(Center for Arms Control and Non-Proliferation)的董事会成员。今年春天我与他聊过关于美朝危机升级的问题。“我有个朋友刚刚从首尔回来,有幸和驻韩美军——都是穿军装的现役军官——直接交流。他问他们:‘你们有能力解除朝鲜核武装吗?’他得到的回答是‘我们能用核弹吗?’”

抛开以核制核的讽刺性不讲,即使是使用以核制核的方案,沃尔什得到的回答依旧是:无法保证成功。

“如果我们不能一举摧毁所有目标,那我们就会有一个拥有核武器而又刚刚受到攻击、真被惹毛了的敌手。”沃尔什说。“即使动用核弹,也不一定就能摧毁所有火炮。而且真使用核武器的话,韩国会同意吗?从朝韩非军事区(DMZ)北边到首尔只需三分钟飞行时间。你真的要在离我们盟友的首都那么近的地方扔核弹吗?想想那些放射性落尘吧。如果你不能一举摧毁对方的所有常规火炮,那首尔上方就会弹如雨下。所以我不明白全面攻击如何能奏效。”沃尔什进一步补充说,即使美国总统能够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来进行这种攻击,韩国人民多半会反对。“所有的战事都会发生在朝鲜半岛的土地上。所以在我看来,韩国人民当然应该参与决策。我不认为他们会应允。”

现在尤其不是时候,因为文在寅(Moon Jae-in)5月份刚当选为韩国总统。文在寅是自由派,他表示可能愿意与平壤重开谈判。他不仅不赞同攻击性行动,还批评了最近在首尔附近布置可拦截入侵导弹的美国萨德(THAAD,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一事。

预防性攻击的问题还不仅于此。这种攻击的有效性取决于出其不意,以最快的速度实施最大限度的打击——这反过来又需要美国部队在此地区的大规模集结。伊拉克战争初期,美国战机每天飞行约800架次。朝鲜的军事力量远比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强大;因此几乎可以断定,若对朝鲜实施全面攻击,美国所需军力将比这个更多。为了抵御朝鲜对韩国的地面入侵,美国需要增强目前已到位的武器装备。美军特种部队需要作好准备攻击朝鲜关键的核场址和导弹发射台;战舰必须驻扎在日本海和黄海。这一切行动都不可能在不引起平壤警觉的情况下进行。朝鲜比它的南边邻国更为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间谍活动;在自由社会招募和管理间谍比在极权国家里容易多了。

为讨论起见,暂且假设预防性攻击能够奏效而且不会带来上文所述的任何连带损失。假设美军能够秘密集结到位,并且文在寅总统也同意此行动。进一步假设平壤的核武器能够被快速解除,所有炮台都被打哑,导弹发射台被铲平,领导集团被消灭——假设这一切都能在敌方的有效反击之前完成。再进一步假设朝鲜庞大的军队能够被迅速击败,我方伤亡也出人意料地少,韩国的经济也不会受到大的损害。最后再假设中国和俄罗斯也同意靠边不管,坐视他们的长期盟友垮台。然后金正恩,顶着他那丑陋的发型,带着他那群带大盖帽、时时记录领袖指示的磕头将军们都消失了。韩国不必再为北边的入侵担惊害怕。北边那国使用生化武器的危险也没有了。核威胁也没有了。

这将会是一个多么令人惊叹的伟大胜利!美国实力和知识资源的一个真正了不起的展示。

剩下的会是什么?朝鲜,这个有超过2500万人口的国家,将陷于混乱。防止饥饿和疾病的人道主义救济成为迫在眉睫的第一需要。必须建立起临时政府。占领和重建伊拉克已经非常艰难,那么想象一下突然无人领导的朝鲜,很可能充满辐射和毒雾,其遭到破坏的经济和基础设施一片狼藉。这个国家里到处仍有分散隐藏囤积的核武器、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这些危险武器必须被找出来并加以妥善保管,以免落到恐怖分子手里。换句话说,这个“胜利”将会造成现代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与之相比,叙利亚的灾难就只是操场上的小打小闹了。早在2006年,罗伯特·D·卡普兰(Robert D. Kaplan)就对这种可能发生的崩溃局面做过思考;他在本刊写道,处理这事“可能会带给世界——其实是带给美军——自二战以来最艰巨的重建任务。”

在这个“胜利”之后,金氏过去手下的残兵败将在多久以后结成武装团伙,开始占据边远地区,就像阿富汗军阀们所做的那样?他们何时会开始攻击美国占领军?不妨也想象一下中国和韩国被数以百万计的濒临绝境的难民所困扰。中国会坐视一个统一的朝鲜半岛成为美国的盟友吗?被摧毁的朝鲜会在之后很多很多年里成为美国的包袱,一个背不动又很难看的包袱。

随之而来的混乱、杀虐和持续的耗费说不定会让美国怀恋金正恩大腹便便的高视阔步。

因此,我们有必要考虑第二个选项。


紧阀加压

如果美国的目标是有限度地惩罚平壤而不是发动一场全方位战争,也就是说,保留金正恩政权和朝鲜的完整,但除掉它的核武库,美国该怎么办?

基于华盛顿磨刀霍霍的态势,但又考虑到预防性打击的巨大坏处,上面这个中间路线看上去是几种包含武力的选项中可能性最高的一种。根据这个中间路线,朝鲜下一次挑衅(核试验、导弹试射或军事攻击)的时候,对它进行一次尖锐的强有力回应,足以让平壤政权把全部的注意力转移过来。美国的这个回应需要重挫金正恩政权的军事计划,但又不至于被视为一场全面的预防性战争。如果金正恩施以反击,美国会用另一轮打击作为回应,这一轮打击也许会更加致命。采取这个策略的期望是,这个过程也许会让金正恩真正认识到,就像特朗普承诺过的那样,美国不会容许他研发出足以威胁美国本土的武器系统。

这种对付朝鲜的模式正是被曾供职于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数十年的朝鲜问题专家悉尼·A·塞勒(Sydney A. Seiler)称为“挑衅周期”的加强版。挑衅周期的例子是,平壤做出一个出格的举动,比如2006年在它第一次核试验成功,挑动起各国对战争的恐惧之后,主动提出重启裁军谈判。随后,当平壤在2007年回到谈判桌上之后,布什政府同意解冻朝鲜在澳门汇业银行(Banco Delta Asia)的资产。这样的周期实际上是奖励了金正日政权的核挑衅。

韩国白翎岛,2010年4月24日:吊车将韩国军舰天安号打捞出水。天安号在与北朝鲜有争议的海域发生神秘爆炸后沉没,46位船员遇难。(Jin Sung-chul / AP)

奥巴马政府试图打破这种周期循环。2010年朝鲜用鱼雷击沉韩国天安号护卫舰,104名船员中的46人身亡。韩国对朝鲜采取了除军事打击之外最严厉的回应:几乎全面的贸易封锁,并且拒绝在朝鲜发布正式道歉的声明之前重启裁军谈判。奥巴马采用了一种“策略性忍耐”的对朝政策,不使用武力,但也不为了修复感情而做任何让步,并通过与亚太地区的盟友合作进一步孤立并惩罚平壤。这样美国就可以跳出那种“挑衅/讨好”的死循环,也许朝鲜会开始像负责任的国家那样行事。但这种策略不成功,或者说尚未成功——有些人认为经济制裁的成效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美国保守派人士,以及特朗普,倾向于把“策略性忍耐”看作一个失败。那么,为什么不猛力加压呢?对付那些嘲笑你虚张声势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来真格的。

第一轮军事打击的对象应该是那些重要的核武基地和导弹发射器。其中最诱人也最明显的目标应该是丰溪里核试验场。在四月份,这个试验场上了新闻,因为人们在它的卫星图片中没找到预期中的地下核爆的迹象,却发现了正在打排球的朝鲜士兵。核项目另一个重要部分是位于宁边的生产钚的反应堆。打击两者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很有用,不仅能警告金正恩,而且也能阻碍金正恩的核弹项目本身(虽然朝鲜已经囤积了大量的钚)。不过,这种打击本身会有很大的风险,因为放射性原料会被释放,这理所当然地会招致国际社会广泛的谴责。打击导弹发射器的风险要小一些,但因为朝鲜有为数众多的发射器,并且这些发射器有很多的防卫系统包围着,这个打击会是一个规模更大也更复杂的任务。

选择何时何地进行打击是一个精细活。如果美国计划一下子打击朝鲜全部或大部分的发射器,在平壤看来就会是一个美国对它的全面攻击,从而引发平壤的全面回应。打击目标太少又会显得美国不情愿全面介入,反而引发平壤更多的挑衅。

有限度打击的关键在于打击之后的停顿。那样金正恩和他的将军们就会有时间来思考。有些分析师觉得,在这种情形下,金正恩可能不至于发动对首尔摧毁性的大规模攻击。

但是朝鲜炮轰摧毁首尔的威胁“真真切切地捆住了我们的手脚,并且非常难对付”,前潜艇指挥官和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防御政策和策略负责人约翰·普拉姆(John Plumb)如是说。“如果我是特朗普政府,我会研究焚毁首尔的威胁到底有多少可能实现。因为在我来看,‘焚毁首尔’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口号,这个口号几乎…越来越少人把它当真了。进攻首尔这样的非军事人口中心,和进攻偏远的军事基地完全不一样。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赌博。”

对平壤加压的问题在于:一旦开炮,想要控制住规模就极端困难了。任何有限打击都几乎肯定会引发一轮升级的进攻和反攻。加上误判和误解,有限打击很可能会发展为前面描述过的全面的半岛战争。要想这个策略成功,必须得让平壤从一开始就了解美国的意图,然而这种事情不能想当然。朝鲜这个国家对威胁的敏感度总是处于千钧一发的程度,并且半个多世纪以来它一直准备迎接美国的入侵。就像麻省理工大学安全研究项目的吉姆·沃尔什指出的那样,美国认为是有限打击,绝不能保证朝鲜也这么看。

一旦暴力冲突开始,朝鲜就有了优势,因为朝鲜人民完全没有发言权。朝鲜人民在这场冲突中死亡或者受苦也只不过是几十年暴政的又一章节而已。朝鲜对半岛南部自由社会的军事打击效果则全然不同。今年初引进的萨德导弹系统触发了几千人上街抗议,并与警察发生了冲突。对文在寅和特朗普来说,在持久的两国对垒中毫不动摇地承受这种国内对其政策的抗议要艰难多了。而且率先屈服对朝鲜来说损失更大。对金正恩和他的将军们来说,这样收场意味着他们需要放弃他们国防策略的根本。

平壤政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喜欢夸大威胁。依据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斯科特·A·施耐德(Scott A. Snyder)2013年的分析,朝鲜政权“越是危机越昌盛,越是危机内部支持越有力。” 特朗普或许认为自己被视为极度不稳定不可测对实现自己的目标更有利,但他周围环绕着相对而言更加负责的军队和国会领导人,并且美国按理需要和韩国协同行动,然而韩国却一定不愿意贸然行事。美国总统可以在推特上随心所欲大发牢骚,但他的权力还是有界限的。金正恩则不然。他的亲信们经常去了射击场却有去无回;假如一个人没有全身心投入地为金正恩的发言鼓掌欢呼,他估计会需要菩萨保佑,更别说提出不同意见了。他的权力是绝对的,而好斗是维持权力的关键。这个地球上他可能是少有的几位能够比特朗普的气焰更嚣张的人士之一。并且他多次说到做到,比如2010年击沉天安舰和炮轰延坪岛,就是为了回应韩国在那里进行的军事演习。要引爆他完全不需要一个真正的军事打击。金正恩最近还威胁说要击沉今年四月抵达朝鲜半岛区域的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U.S.S. Carl Vinson)。

当然,击沉航空母舰很难。金正恩的军队首先需要找到它,即使有卫星科技,也还是不容易的。即使对一个非常先进的军队来说,击中航空母舰也是很难的。但现在让我们假设朝鲜能够找到并击中航空母舰。如果仅仅一艘航母驶入朝鲜水域就使得局势如此紧张,试想如果真的开火,事情升级会有多快。

“如果我坐在平壤,并且我知道你要来对付我,我只有几分钟时间来判断这是否是一次全方位进攻。如果我等待,我就输了。”吉姆·沃尔什对我说。“要么用核武器出击,要么核武器被剥夺——这种情况下朝鲜一激动很可能就会按下核按钮。即使美国和韩国实施有限度打击,朝鲜人基本不可能会视之为有限军事打击,也基本不可能由着事态发展而不采取措施,特别是在当下的政治环境里,加上那些反复被提及的愚蠢的‘斩首行动’的说法,事情不会按照计划走的。”

即使金正恩理解到第一次打击是意在有限度的打击,他也很可能会迅速准确地判断出美国的目标是打击他的核武库,而这可能是推翻他的政权的第一步。在这种局面下,事关首尔的生死,哪一方会首先眨眼退缩?

或许示弱的会是金正恩。这当然有可能。但考虑到他政权的性质和他自己作为“敬爱领袖”的短暂历史,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更可能的情形是,有限度打击的第一次开火,会迅速发展成这种策略想要预防的全面战争。


斩首行动

这第三个选项有点好莱坞色彩:将金正恩本人作为攻击目标,推翻他的王朝。

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Han Min-koo)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他的国家正在准备一个“特别旅”,以除掉朝鲜的战时指挥机构。三月份的军演中,美韩军队联合演习了这种攻击。同月,韩国《中央日报》(Korea JoongAng Daily)报道,美国海军的一支海豹突击队已经开始受训为执行这项任务做准备。五月,朝鲜政府宣布挫败了美国中情局(CIA)和韩国国家情报院的一项暗杀阴谋。

后两条消息已被官方正式否认,但是几乎可以肯定斩首行动在被考虑之列。美韩战略计划OPLAN 5015(其中一部分已被泄漏给韩国新闻界)将朝鲜领导人列为攻击目标。由美国策划任何此类阴谋其实都是对长期以来的美国政策的违反——一项总统令禁止谋杀外国领导人。不过,入主白宫的当政总统可以改写这项命令。

一位要求匿名的前白宫国家安全高级顾问最近告诉我:“斩首行动似乎确实是摆脱这个问题的一种方式。如果之后出现一位新的朝鲜领导人,愿意无核化,又会在正常范围内行事,这可能会把我们带出险境。但是,这涉及到非常多的难以预判的因素,所以迄今为止我对这种方式仍然很犹豫。”

要想成功实施一个刺杀金正恩的秘密行动,这个行动最好是从金氏的亲信圈内发起。鉴于朝鲜这个国家的封闭性以及金氏身边前呼后拥的保安人员,即使是一个特遣敢死队也难近其身并杀掉他。除非是他在预定的公开场合露面时(但也是金正恩的安全保卫高度警惕之时),否则巡航导弹或无人机的空中攻击都得依赖于及时准确的位置情报,而这种情报只有内线能提供。无人机可以进行长期、详细的监视并提供及时而精确的打击;美国就是靠无人机成功地追踪到和杀死了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领导人。但使用无人机来进行追踪、监视以及攻击有赖于对空域的完全控制,因为它们移动缓慢,有很多电波噪音,所以相对容易被击落,何况朝鲜的防空力量相当强大。

平壤,2017年4月15日:金正恩抵达纪念其祖父金日成诞辰105年的阅兵式。金氏政权在阅兵式上展示了一系列新式导弹;但是第二天的导弹试射却失败了,或许是由于美国的破坏。 (STR / AFP / Getty)

但是,如果中国真的受够了它这个好斗的邻国,那么它也许能在平壤政权内部招募同谋者。金钱,或是对权力的承诺,可能会足以策反金正恩的某位亲信。金正恩经常处决亲信的做法必然会引发怨恨和复仇的愿望。但是暴君的凌威是一把双刃剑。这样的任务对任何参与者都将是非常危险的。

这个行动的后果也可能是灾难性的。鉴于朝鲜举国对金正恩的崇拜,他的猝死可能会自动引发军事危机。再者,谁能保证接替他宝座的人不会更糟?

在不清楚短期和长期后果的情况下,斩首行动将是一场巨大的赌局。你不能拿核武器当骰子玩。


接受现实

除非金正恩被刺杀并被一个好一些的人接替,或是发生了什么外交奇迹,或是朝鲜半岛内部发生摧毁性的严重冲突,朝鲜最终总会成功制造出带有核弹头的洲际导弹。用一位退休的美军高级将领的话来说:“木已成舟。”

接受现实很有可能是最终的选择,因为在朝鲜问题上,没有任何好的军事解决方案。尽管想到金氏王朝有能力对美国实施核打击会很让人恐惧,但接受这一现实,比目前的现状也差不了多少。

平壤早就有了把首尔基本夷为平地的军事能力,还有足以杀死成千上万驻韩美军的武器,这一数量会远远超过基地组织通过9/11杀害的人数。9/11这一暴行导致美国入侵了两个国家,展开了长达16年的战争。而现在朝鲜所拥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能够通过导弹抵达日本,甚至关岛。面对这样一个能够给世界造成难以想象的混乱的朝鲜,整个世界都已经习惯了。

使用核武器会导致人类灭顶之灾的逻辑在近70年来阻止了核武使用;相同的逻辑也使朝鲜的核武器的使用上有所克制。在冷战期间,这种制约叫做MAD(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相互毁灭保证)。而在朝鲜问题上,对朝鲜的制约则是AD(assured destruction,毁灭保证),因为如果朝鲜发射核武器,一定会招来灭顶之灾;然后即使朝鲜的导弹击中了北美,美国也不会被摧毁。

在朝鲜洲际导弹发射后抵达美国西海岸前的30分钟内,这些洲际导弹有大约50%的可能会被拦截并摧毁。但从反过来来看,这也意味着洲际导弹有大约50%的可能会击中一座美国城市。

尽管这样想非常可怕,但不要忘了美国人曾经在远远大于朝鲜的威胁中生活了近半个世纪。在冷战时期,美国一直面临完全被摧毁的可能。上世纪50年代,很多孩子,包括我,都参与过民防演习,防空警报一响,就躲到学校的课桌下。古巴导弹危机期间,被空袭的危险似乎近在咫尺,为此我甚至计划好了从学校到家的最快路线。核攻击的威胁是现代社会的标志,随着时间推移,这一威胁已经越来越不是影响美国人民生存的问题了。

核弹造价高昂,想要造出足够小能够塞进导弹中的核弹更是难上加难。建造洲际导弹也很困难。但这些都是老技术,制造方法已经广为流传。要想阻止恐怖组织获得这样的武器还有可能,但是如果是朝鲜或者伊朗这样的国家下定了决心,想要阻止他们几乎不可能。停止伊朗核项目的协议之所以能够达成,是因为伊朗和其他国家拥有广泛的贸易和银行业务往来。然而金氏王朝的闭关锁国意味着除了中国之外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对其施加可以造成影响的经济压力。要想说服一个国家放弃核武器更多的是要靠全世界各国共同的意志,以及这个国家自己的决定,而并不是靠军事力量。这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除核武器的框架,通过一套合适的激励和惩罚措施使得建造核武器得不偿失,这样该国才会基于自己的最大利益而放弃核武器。

很难想象朝鲜会在短期内作出这样的决定,但是搭建这样的框架,至少能使放弃核武器成为可能,这才是唯一理智的选择。这一策略也并非毫无希望。多年以来,朝鲜方面在威胁和挑衅的同时,也不止一次地主动提出暂停核试验作为试探。如果能有合适的诱导,金正恩很有可能会改变主意。或者金正恩会早死。他是个过度肥胖的年轻人,生活习惯不佳,又有心脏病家族史,长期以来身体状况也不好。在这样的形势下,事情可能会有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变好变坏都有可能。

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希望引导自己的国家避免与朝鲜对抗,甚至与金正恩展开对话。这让他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意见大相径庭,但同时也会降低特朗普作出鲁莽举动的可能性。中国也表态愿意向金正恩施加更大压力,虽然目前还没有做出什么重要举动。随着时间推移,一条解除核武器的和平之路可能最终会出现。比起挑起军事对抗而可能引发大规模伤亡,争取更多的时间可能是更明智的选择。

“虽然我一直在批评战略性忍耐,但我认为现在不是用战略性冒进取代战略性忍耐的时候。”吉姆·沃尔什说。

出于以上这些原因,接受现实可能是目前这场危机最终的走向。没有任何人会宣布这一政策。没有任何总统会公开同意朝鲜政权拥有带核弹头的洲际导弹,但是就像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默默地忍下了朝鲜成功爆炸核弹一样,就像巴拉克·奥巴马用战略性忍耐处理朝鲜之后的核试验和发射导弹一样,特朗普会发现他会处于类似的境地。如果有什么别的可行的替代方案,这样的方案很早之前就被尝试过了。破坏活动可能会继续阻碍朝鲜的研究进展,但是没有办法完全阻止。严苛的经济制裁,即使有中国的合作,也不大可能改变朝鲜的追求目标。

“朝鲜已经表现出了不计代价继续这个项目的强烈决心,无论遭到怎样的孤立。”奥巴马时期负责东亚的副助理国防部长亚伯·邓马克说,“坦白来说,我觉得朝鲜的领导层实际上根本不在乎这个国家的经济状况,也不在乎他们人民的生活水准。只要他们在核武器和弹道导弹上取得进展,他们就能够继续掌权,他们也愿意为此付出(经济发展与人民困苦的)代价。”

总而言之,朝鲜问题无解——只能靠时间。

没错,时间也会帮助金正恩最终如愿以偿。每一次实验,无论成败,都会让金正恩向建造他最宝贵的武器的目标更进一步。一旦他拥有了核弹头洲际导弹,朝鲜就拥有了打击美国及其盟友更有效、更致命的方式,但是依然没有摧毁美国,或是赢得战争的可能,因此也没有机会避免发射核武器给自己的国家带来的必然后果:自取灭亡。金正恩也许会被困在这种战略的循环逻辑之中:他希望通过建造核武器避免灭亡,但是一旦使用核武器,就确保了他的政权的灭亡。

危机使金氏政权越加稳固。或许当他在拥有他的武器库后从而感到足够安全时,他会转向更加有意义的目标,比如发展朝鲜的经济、开放贸易,以及终结数十年来的极端孤立。所有这些都是建立一个解除核武器构架的必要条件。

然而尽管接受是正确的选择,却也是个糟糕的选择。在拥有了这种导弹之后,金正恩也许会更大胆地向韩国叫板。美国会为了保全首尔而牺牲洛杉矶吗?正是这样的考量让英国和法国在冷战期间选择发展了自己的核武器。特朗普已经暗示过韩国和日本或许也该考虑发展核武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现状也会导致出现更多的核武器拥有国,进而增加核武器被使用的可能性。

在拥有了自己的核武库后,金正恩政权可能会强化自身作为亚太地区不稳定因素的角色。金正恩很有可能会在与韩国和美国的谈判中利用这一王牌,与韩国结成某种同盟,迫使美军撤出朝鲜半岛。如果半岛和谈重新开始,特朗普必须要小心行事,因为金正恩把自己视为朝鲜半岛所有人民的天降伟人,大概并不会满足于仅仅拥有朝鲜半岛的半壁江山。

首尔城内没有任何惊慌的迹象。《纽约时报》作者素子·里奇(Motoko Rich)今年4月在首尔采风时发现首尔居民们都忙于自己的日常生活,在餐馆吃饭,在酒吧扎堆,或是堵在世界上最堵塞的高速公路上。五月选举之前的一项民调表明,只有10%不到的韩国人把朝鲜的核威胁当做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我在这里都生活了这么久了,我根本不觉得害怕了。”居住在距离非军事区8公里左右的汶山的一位老年理发师权赫蔡(Gwon Hyuck-chae,音)说,“即便是有一场战争,我们也没有时间逃走,只会立马死掉。”

尽管四月底时,特朗普把金正恩称为“拥有核武器的疯子”,接受现实这个方案里最不令人担心的就是金正恩既不会自取灭亡,也不是疯子。在27岁继承国家大权后5年半的时间内,他残酷无情而高效地巩固了自己的权力;暗杀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只是最近的一个例子。作为一个独裁者,他展现出了可怕的天赋。金正恩作为一个身处权争斗漩涡中心的人,他至今的行为总是深思熟虑,并且冷酷而理性。

金正恩的一个首要目标就是维持金氏王朝延续三代的统治地位的,作为金氏王朝的最新领袖,作为一个拥有终生财富和权力的年轻人,有多大的可能他会在某天早上醒来后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作者】 马克·博登(Mark Bowden)是大西洋月刊全国新闻记者。他最近出版了新书《1968年越南顺化之战》(Huế 1968)。

【翻译】 张海云,张拓木,杨刁刁,Sirui Hua, Xujun Eberlein
【校对】 李雅坤,何毖


Source link

About admin

Check Also

Justice Department brief argues against protections for LGBTQ workers

LGBTQ workplace rights are at stake. Attorney General Jeff Sessions accompanied by Deputy Attorney General Rod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keepvid themefull earn money